竖着看世界

——郝晓光和他的竖版世界地势图

来源:解放军报  作者:记者 宋 歆  时间:2014-01-02 07:16:47

    专家简介

    郝晓光,上海人氏,同济大学测量系毕业,理学博士。现为中科院测量与地球物理研究所研究员,主要从事大地测量学和地球物理学的研究。

    他年纪五十逾六,酷爱冒险挑战、热衷“异想天开”,曾参加我国南极科考,游泳横渡琼州海峡,自行车骑行成都至拉萨。他所主编制作的竖版世界地势图,历时11年多时间,获准于2014年1月正式出版。

    世界地图由“横”变“竖”,到底有多难?

    将世界地图由“横”变“竖”,看似举手之劳,郝晓光却花了11年多的时间。

    与传统的横版世界地势图相比,郝晓光主编制作的竖版世界地势图,更加清晰地描述了南北半球与世界的地理关系,用他自己的话说,“不掺杂人为的描绘成分,精确得一塌糊涂,漂亮至极。”但是初看之下,还是令人不禁有“空间错乱”之感。

    更让人视觉受到强烈冲击的是,在竖版地图上,中国的位置并不在世界中心。这样的“离经叛道”,让他的作品备受争议,许多人仅从情感上就无法接受。

    为了寻求认可,郝晓光拖着装满各种资料的黑色拉杆箱,先后跑了500多趟北京,做了不知多少次推介。其间,一向与人为善的他,开始挑战业界“权威”,既得罪了一些人,但同时也收获了越来越多的支持。

    早在数年前,在还没有“准生证”的情况下,郝晓光“古怪”的新编《系列世界地图》就已经开始内部流传,在航空航天、科学考察、军事等领域均得到重要应用。在一些思维同样“古怪”的人看来,有些时候,“古怪”的东西才更正常。

    慢慢地,郝晓光的竖版地图日显强大生命力,很多原本持反对意见的专家,都渐渐爱上了这个作品。

    今年1月,这份饱经考验的爱,终于有了“名分”:郝晓光的竖版世界地势图正式获准出版,审图号为GS(2013)1769。

    “这一天是不是等得有些太漫长?”面对很多人的疑问,郝晓光回答说,“哥白尼手摸着散发墨香、刚刚出版的《天体运行论》说:‘我终于推动了地球。’然后就死了。很多好作品要几十年甚至上百年时间,才能被人们认可接受,而我才等了11年,已经很幸运了。”

    换个角度看世界,一些常识更加显而易见

    “我国版图是东西更宽,还是南北更长?”

    “北京飞纽约,太平洋航线与北极航线谁更短?”

    “北冰洋是远离我们的‘天涯海角’,还是被多国环绕的战略要地?”

    “答案当然都是后者。”郝晓光自问自答,“但是相信看惯了传统横版世界地图的人,很多都会答错。而我的竖版世界地图,正是要让这些常识更加显而易见。”

    知易行难。11年的时间,郝晓光以一己之力,挑战已经形成400多年的惯性思维。

    郝晓光介绍说,目前,国人习以为常的横版亚太版世界地图,最初模本的作者是意大利传教士利玛窦于1584年绘制。

    “虽然这一版本适用于表达东西半球的地理关系,但缺点在于南北半球的变形较大且与周缘地区的相互关系不太明确。”郝晓光举例说,“在传统的地图上,由于变形原因,南极洲显示出来的面积为澳大利亚的3.8倍。而且,南极洲似乎与南美洲、非洲、澳大利亚这三块大陆是平行关系。但是在竖版世界地图上显示,南极洲的面积只有澳大利亚的1.8倍,而且是被三块大陆所环抱。”

    类似这样的视觉误差,不但容易使普通公众产生错误认知,而且在一些专业领域也受影响甚大。

    “美国在中国的北面!”事隔多年,郝晓光仍然记得自己曾经的一声怒吼。

    那是在二代北斗卫星导航系统的一次设计研讨会上。当时,一名知名专家正在台上作报告,提出的设计方案,依据的是传统横版世界地图。在郝晓光眼中,这一看似理所当然的方案,覆盖范围自国界起向东大大延伸、而向北却并未延伸,虽然能够满足“太平洋方向的战略需求”,却完全忽略了“北冰洋方向的战略需求”。

    “我当时急了,也顾不上老专家的面子,站起来就予以反驳。一下子,全场200多人鸦雀无声。”回忆起当时的情景,郝晓光动情地说,“忽略这个问题,将给我们国家和民族带来灾难性的后果。我建议,二代北斗卫星导航系统的设计覆盖范围,可以依据新编《系列世界地图》向北扩展。”

    令郝晓光感到欣慰的是,尽管让权威专家当场下不了台,但当气顺理明之后,有关部门还是及时采纳了他依据新编世界地图提出的意见,重新规划了二代北斗卫星导航系统的设计方案。后来,一份有关部门出具的应用证明这样写到:“新编《系列世界地图》以独特的视角,准确表达了中国与世界的地理关系。其作者据此提出了我国二代卫星导航系统覆盖范围设计的‘北扩问题’……在上级主管部门组织下,我部已根据该意见在我国二代卫星导航系统覆盖范围设计中实现了‘向北扩展’。”

    “世界地图虽是一张纸,但它却给人灌输一种世界的框架和模式,仿佛世界就是地图表现的那个样子。”《中国国家地理》杂志执行主编单之蔷感慨地说,“为什么我们会忽略北冰洋,而只盯着太平洋,这很大程度是因为我们中国人几百年来都在看一张只能表示中国与太平洋沿岸国家关系、太平洋是中心的世界地图。郝晓光的竖版世界地图,能够给国人提供另一个角度看世界。”

    相比哲学观念,制图就是力气活

    在许多人眼中,郝晓光干了一件利国利民的大事。

    “我没那么伟大,只做想做之事。”郝晓光坦言,“要是给我一笔项目经费,规定我去制作地图,我肯定心里急死了,根本搞不出来。一流的工作都是神来之笔。”

    平日里,有些随心所欲的郝晓光,喜爱旅行、运动、摄影、文学,当然,还有他的最爱——哲学。

    “科学问题的基础是哲学和数学。最主要是哲学,有了哲学观念,然后用数学推导,剩下的制图就是力气活了!”郝晓光对记者说,“就拿编制竖版地图这件事而言,横版地图上南极变形那么大,为什么没有人去关注?这是哲学问题。所以当我想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它是顺着逻辑和观念自然流淌而出的。”

    在郝晓光看来,世间万物中,哲学思想本身是最值得一提的。他动情地说:“当我在编绘地图的时候,从来没有想过它的实际应用。我一直在想,竖版世界地图最重要的启示,就是为国人插上想象力的翅膀,提供一些哲学上的思考。”

    “拿到竖版世界地势图‘准生证’,新年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吧?”

    “哪能休息!我准备去西藏,藏南有很多地方还需要在新地图上填补空白。”郝晓光呵呵一笑,再次准备出发。


[责任编辑:李爱明]
wap.mod.gov.cn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收藏】  【打印】  【关闭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