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旗在中建岛飘扬

来源:解放军报  作者:何春喜  时间:2011-06-02 04:14:30

    我在管辖西沙部队的海军某基地工作整整10年。这10年中我去西沙十几次,其中两次到过最远的中建岛。由于人员的不断轮换,我一直未见过中建岛最初的守岛人。退休后,时间宽裕,我下决心要找到几个34年前的中建岛人,以了却我的心愿。因此,最近专门去了一趟海南岛,先后在三亚、海口地区寻找到了第一任队长张有义、第一任指导员柯秀民和第一波上岛战士党员牛泉水。当年,他们都是血气方刚的年轻人,队长张有义最大,26岁,指导员柯秀民,才22岁,现在无论是干部或战士人人都年过半百。在同这3位老党员的交谈中,留给我的是一次次感动,一次次教育。

    1974年,我人民海军舰艇部队在西沙永乐群岛海域打了一场自卫反击战,收复了被他国非法占领的金银、甘泉、琛航三岛,取而代之由我海军官兵驻守。最远的无人沙洲——中建岛,是最后进驻的,1977年由我海军一支小分队执行这一艰巨的任务。

    中建岛,远离祖国大陆,离西沙最大的永兴岛也有178公里。它的面积,退大潮时露出的陆地只有一平方公里多,若是涨大潮,陆地就剩下两个足球场大小了。岛上高温高湿高盐分,没有淡水,寸草不生,尽是一片白色刺眼的珊瑚沙。那里长夏无冬,地表温度高达60多摄氏度,一年到头,台风不断,被人称为“南海戈壁”。小分队要在这荒蛮的沙洲上立足,谈何容易!但这是祖国的疆土,必须有人维护主权。17人的小分队临危受命,在气象好的日子里,一艘登陆艇载着他们及武器、电台、粮食、淡水和一些生活用品登上了岛。面对满目荒凉、一无所有的中建岛,指导员柯秀民的心绪像西沙的海面波涛汹涌。要使干部战士像钢钉一样钉在这不毛之地上,靠什么?靠党支部的力量凝聚大家!党员靠什么?靠党性,靠对党的忠诚!他立即把支委集中起来,在沙滩上召开了第一次党支部会议。支部书记、副书记几乎是一个语调:上级把我们这十几个人放在这里,这是革命的需要,是党和人民的信任,也是我们莫大的光荣,党支部带领大家要有吃大苦、耐大劳、冒大险的思想准备,就是有天大的困难也要战胜它!不到半小时的支委会刚开完,就展开了搭帐篷的战斗。入夜,当他们刚刚躺下疲惫的身子,海面上起了大风,把帐篷吹垮了,他们在沙岛上度过了一个不眠之夜。第2天,又搭,又吹垮了,一连3天都没有成功。

    望着滔滔的大海和迷茫的风沙,党支部召开党员大会,7个党员参加了会议,大家一起研究如何在岛上立足的问题。党员班长牛泉水指着离岛1000多米远的一艘破商船说:我们何不利用它作为栖身之所呢?队长张有义眼睛一亮:好主意,可以试试,等工兵兄弟给我们垒好“窝”之后,再回到岛上守卫。

    上船的第一件事:升国旗!17岁的战士于柏松自告奋勇爬上破船的桅顶,把国旗牢牢地挂上,其他同志在甲板上列队,注目国旗,行军礼。就这样,一面鲜红夺目的五星红旗在中建岛的海空猎猎飘扬,她象征着祖国的主权和尊严,彰显着中国武装力量的存在!

    为了安全,小分队的10多人集中住在靠近的3个舱室里,24小时站岗执勤。他们就地取材,把油桶开个口子,架上行军锅,就是做饭的灶。燃料用破木柴蘸着从舱底舀来的残剩柴油。他们最担心的是敌人上来对他们“包饺子”,因此,制定了几套应急预案,每天百倍警惕地用高倍望远镜瞭望海空,发现可疑情况随时向上级报告。

    张有义谈笑风生地对我说,当年在破船上,考验一个一个地接踵而来,首先是一般人意想不到的“人鼠之战”。人都说“胆小如鼠”,而这艘破船的老鼠却“胆大妄为”。大白天,它们可以在人的面前上下乱窜,毫不胆怯,到了夜里更是猖狂至极。一天夜晚,张有义和两三个战士的脚跟、脚趾和耳朵被老鼠咬破了。张队长意识到不马上处理就会发炎或染上鼠疫,这个在海边长大的汉子有个祖传的“秘方”:用海水浸泡伤口,虽然疼痛但可以杀毒消炎。在当时没有医疗条件的情况下,张有义同战士一起打来一桶桶海水,把脚放在里面浸泡,被咬的耳朵则用棉纱蘸海水不断地擦拭。这一招真灵验,被鼠咬的几个同志无一感染化脓,也没有得鼠疫。“人鼠之战”持续了一个月,直到补给船带来灭鼠的药物和工具,鼠情才得到控制。牛泉水还给我透露了一个情节:在破船上,有一段时间,大家肚子总是发胀,找不到原因。聪明的牛班长怀疑到饮用的淡水,他打开水柜,亮着手电仔细观察,果然发现有几只死老鼠漂在水面上,牛泉水不由得心头一怵。他把情况立即向领导作了汇报。按理,应该把这些脏水清理掉换上干净的淡水,可是,被污染的淡水倒掉,大家拿什么饮用、做饭?于是他们采取了3条措施:一是把死老鼠捞起扔到海里,水柜里撒上两瓶青霉素药粉;二是煮沸开水后多煮十几分钟进一步消毒;三是绝对保密,以防大家产生畏惧心理。就这样,过了10天后,补给船来了才对水柜作彻底清洗换上新鲜的淡水。

    当时,最严峻的考验莫过于断粮、断火的威胁。由于中建岛海域夏秋台风不断,冬春寒潮不停,本来定期的补给船常常不能按时补给。有一次,一连几个寒潮袭来,海上恶浪滔天,补给船迟迟来不了,眼看就要断炊。指导员和队长碰头后即召开了党员扩大会议。指导员柯秀民指着阴霾的天空和海面的狂风大浪,异常严肃地说:看来一时半会儿来不了船,就剩下这点粮食,我提议从现在起改吃稀饭,一天两餐,党员带头每餐只吃一碗。如果吃完了,船还没有来,怎么办?请大家献计献策,不管怎么样,关键时刻我们要经得起党和人民的考验,人在国旗在,人在岛礁在,决不当软骨头!党代表的话刚说完,大家你一言我一语,表态的表态,提建议的提建议,个个抖擞着精神。3天后,断粮了,党支部按大家提的建议,带领干部战士冒着生命危险,下海到浅滩抓小鱼、捡马蹄螺,到岛上的沙窝里寻找海龟蛋和鸟蛋,以此来充饥。

    又过了几天,炊事员突然向队长张有义报告:只剩下两三根火柴了!张队长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断火意味着什么,他心里非常清楚。这时,他突然想到,远古时期,猿人在山洞里燃木续火得以生存。有办法了!在破船上不断用烂木材蘸柴油点燃,保证24小时不灭,不是可以续火吗?从此,执勤人员又增加一项任务:看火、加柴。大家像保护自己生命一样保护火种,这星星之火,连续点燃了7天没有熄灭。到了第8天,风浪稍小,补给船冒着危险来了,这是救命之舟啊!大家欢呼着,跳跃着,个个流下了热泪,这是人世间最动人心弦的一幕!听了这段断粮断火的故事,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老泪纵横,久久说不出话来。

    同指导员柯秀民交谈,他重点把在破船上的政治工作给我作了介绍。他告诉我,对年轻人来说,枯燥和寂寞比缺吃少喝更难耐!当时条件简陋,没有电视,看不到电影,没有运动场地,书籍很少,报纸也是月报或季报(补给船送来的),只有一台收音机。大家常常围坐在一起收听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节目,每天听新闻联播雷打不动,听到“中央的声音”大家非常兴奋,有重要的新闻听后再一起讨论讨论,干部战士的心和党中央是连在一起的。党日活动也是坚持制度不动摇,除授课谈心和汇报思想外,主要是读旧报纸。对中建岛人来说,旧报并不旧,大家听得津津有味。小分队在破船的艰苦日子里,每月坚持缴党费不中断。至于文体活动,唱歌,开晚会,开展掰手腕、俯卧撑、举哑铃、拉拉力器、打扑克比赛也是常有的事,大家生活虽苦虽难,但总是其乐融融,充满着革命乐观主义精神。

    中建岛守备小分队在破船上生活了近一年时间,工程队把碉堡式的营房建好后,他们就从破船搬上了岛,续写孤岛生活新篇章。他们在岛上一干又是两三年,以后干部不断轮换,尽管人员换了一批又一批,但每批干得都很出色。1982年8月12日,中央军委授予中建岛守备队“爱国爱岛天涯哨兵”荣誉称号。

    张有义等“老中建”兴奋地对我说,经过30多年的建设,如今中建岛有了坚固的3层楼营房,不仅安装了空调,还有了电视、电脑和程控电话,官兵们每时每刻都可以同上级和家人联系,工作、生活大为改善,为此他们非常欣慰。他们说,当初的那段历史是非常珍贵的,是永远值得回顾的精神财富。几十年来,中建岛人换了一茬又一茬,但可贵的“中建精神”一直在传承着,发扬光大着。过去,张有义、柯秀民他们常说“苦不苦,想想长征两万五;累不累,想想革命老前辈”;现在,中建岛的传人说的除上面这句话外,还有新词:“苦不苦,想想破船遮风雨;累不累,想想当年‘老中建’”!这话多么朴实无华,多么纯洁高尚!

    为什么能这样?因为他们在遥远而亲近的“南海戈壁”用实际行动“绣红旗”,因为他们心中始终有一面鲜红的党旗在飘扬!


[责任编辑:]


wap.mod.gov.cn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收藏】  【打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