淬火砺剑向深蓝

——我海军亚丁湾、索马里海域护航新闻观察之三

来源:解放军报  作者:吕德胜 陈国全 代宗锋  时间:2016-02-24 11:38:23

编队在大西洋进行补给训练。代宗锋

  “正南,每一名舰长都无数次下达过这个指令。然而,今天的180度却别有深意。它标定着中国海军走出黄水、跨过浅蓝、走向深蓝的航向。”

  第五批护航编队政委陈俨在《远方》一文中,曾这样描述护航的意义。

  从2008年12月中国海军首批护航编队起航以来,已有22批护航编队远赴亚丁湾、索马里海域执行护航任务。

  环球航海家麦哲伦曾说:“一个大国的崛起,往往是在它的海军走向世界中实现的。”从首批到第二十二批,不仅仅是数字的增加,更有能力的提升。“这片海域是中国海军走向深蓝、履行使命、维护国家重要战略利益的特殊考场。”军事问题专家尹卓说,“通过护航,中国海军战斗力生成找到了新的增长点。”

  着眼护航需要,远海机动作战能力实现大发展

  “下饺子”,是不少网友对近年来中国海军舰艇入列速度的生动描述。

  以适合执行远海任务的大型驱逐舰、护卫舰为例:2013年,岳阳舰、潍坊舰、三亚舰、长春舰、郑州舰入列;2014年,昆明舰、济南舰入列;2015年,黄冈舰、大庆舰、西安舰、长沙舰、邯郸舰、扬州舰、合肥舰入列。

  与之相应的,还有大型综合补给舰:2013年,太湖舰、巢湖舰入列;2015年底,东平湖舰入列;2016年初,高邮湖舰入列。

  同期入列的新一代轻型护卫舰队伍更为庞大。

  “海军水面舰艇力量的发展,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护航行动的牵引。”海军军事学术研究所研究员张军社说,单是护航行动,就需要保持一批次护航、一批次准备,正常的训练和战备执勤也需要保持相当数量的舰艇,此外,海军舰艇每隔一段时间也需要修理保养。随着护航行动常态化,远海机动作战兵力数量有限与护航行动兵力使用强度大之间的矛盾越来越明显。

  一个典型的例子是,由于具有远海长时间、高强度伴随保障能力的大型综合保障舰艇少,微山湖舰、千岛湖舰都曾连续多次执行护航任务,直到第十四批护航编队时,参加护航任务的综合补给舰也只有3艘。

  除了进一步拓宽兵力选型外,加大适合远海任务的大型舰艇建造力度,成为从根本上解决远海机动作战力量规模偏小、兵力不足等问题的途径。

  护航行动牵引舰艇建设,舰艇建设促进护航行动。

  “新型舰艇在吨位、舱室结构、住宿条件等方面,都比以往的舰艇有较大的提高,而且材料和工艺更为先进,故障率大大降低,这都有助于提高护航行动的效率。”尹卓表示。

  随着新一代舰艇的入列,轻型护卫舰被补充到近海防御任务中,将适合远海行动的大型驱护舰艇从日常勤务中解放出来,使之更加专注于战备执勤、远海训练和护航行动。


[责任编辑:冯玲玲]
wap.mod.gov.cn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收藏】  【打印】  【关闭

相关新闻国防部网客户端苹果 | 安卓